鱸鰻下山

BIG MAMA 啟動軀幹的肌肉,擺起尾鰭,原本藏在岩穴裡的碩大長筒狀身軀緩緩向外鑽出,洞口的水流劇烈翻攪著,冒出股股有機碎屑與砂土煙幕,有些位置的水波動極端劇烈,幾隻經過的米蝦,身軀竟被整個扯碎,無辜喪命。然後,BIG MAMA出了洞,準備下山。


鱸鰻,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在我們島上,幾乎任一條水質清澈的溪流都能發現的物種,然而,關於牠們的一切,卻仍然像一團謎,充滿魅力卻始終模糊。

聽說,深山中的鱸鰻可以長到2米以上,重達百斤。
聽說,鱸鰻能離水而行,曾有人目擊鱸鰻進入竹林啃食竹筍。
聽說,鱸鰻也獵食陸生動物,有吞食家禽的紀錄,甚至有吃人類嬰兒的傳說。
聽說,巨型老鱸鰻擁有靈性,不能任意宰殺。


鱸鰻是一種淡水鰻魚,以其他溪流動物如魚類、蝦蟹、蛙類為食,身形較一般認知的海鰻更近於筒狀而非扁形,身披不規則暗色點斑,在人們心中的形象之所以神秘奇幻,該與牠們的生理構造與生態習性有關。鰻苗自海裡來,在溪流裡一邊上溯尋找合適棲地,一邊獵食與生長,牠們生性隱密,喜歡躲藏於石堆、縫窟、深潭之中,為夜行動物、定點伏擊式的獵手,神出鬼沒的性格帶給人許多想像空間。類似於鰻鱺家族其他的物種,鱸鰻的皮膚亦有輔助呼吸的功能,此特性讓牠們能夠短暫地離開水面活動,因而衍生出許多關於「鱸鰻陸行」的傳說。

溪流中的幼年鱸鰻(黃鰻階段),是鱸鰻最常被觀察到的狀態。


BIG MAMA沿著小溪一側往下游移動。縱使體型龐大無比,她仍低調而行,軌跡盡可能保持在深水、暗處、岩石下。不得已來到一處淺灘,周遭的環境都無法讓她藏身,於是,她改變了運動方式,像一尾巨蟒般,竄出水面,在溪岸的植叢間蛇行,前進了好一段路,終於找到適合的地點,重回水中。一旁的獼猴家族面對這前所未見的怪物,驚得喀喀亂叫

相較於人們口耳相傳的軼事,鱸鰻的生活史,歷經外型的變態、鹹淡水適應轉換、艱難的溯溪歷程、深海絕境繁殖,超現實的程度絲毫不遜色。
鱸鰻在深海中出生,剛孵化的幼體呈透明側扁,依其形狀稱「柳葉鰻」,隨海流漂浮一段日子。
靠近沿岸時,已慢慢變態為流線型,開始有顯著的運動能力,此階段仍是透明,稱「玻璃鰻」階段。
游入溪口後,適應淡水,變態為6-10cm左右的長條狀「鰻線」,此時的幼鰻,經常全身躲藏在溪底泥沙中,只露出頭部呼吸、伏擊獵食。
在溪流中,雨季一來,眾多幼鰻就開始大規模上溯的行動,牠們體態修長,上溯能力極強,在上溯過程中同時成長茁壯,進入「黃鰻」階段。
上溯到一定的程度,鱸鰻們各自找到深潭、洞窟等環境,作為自己藏身、覓食的領域,就在溪流環境中,度過數年或數十年,漸漸長成巨大的成體。

鱸鰻的成長階段,歷經數個變態過程。

進入8-20歲不等的年歲,本能繁殖的鐘聲敲響時,巨大的成熟鱸鰻就會離開藏身處、告別熟悉的伏擊獵食生涯,開始往下游溪口移動,目標是進入深海產卵、授精。鱸鰻的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後的一張單程票,是長達5,000公里的「尋根繁殖之旅」--那是一段從牠成長的溪流,回到牠出生地,也是生命終站的深海產卵場的航程。
鱸鰻產卵的深海,有多深呢? 其實,現今並無確切證據能論斷,但一般相信,就如同牠的淡水鰻魚近親一般,是在菲律賓南部的馬里亞納海溝範圍內,深度200-500m處,在那裡,水壓可能將鱸鰻的五臟六腑一一破壞,就此葬身海底。
  
隨著水愈來愈淺、大部分裸露的溪床愈來愈炙熱,在數次冒險上岸利用草叢躲藏掙扎行進之後,BIG MAMA來到小溪的出海口,她一直朝向藍色的海洋游去。經歷漫長的移動,這曾是山中溪谷裡神秘殺手的怪物,最終來到她此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繁殖任務將進行的所在馬里亞納海溝。這裡已經沒有陽光,她的腑臟因水壓而極度痛苦,但她仍似了訣塵緣般,毫不猶疑地繼續往更深處游去

鱸鰻在華人世界中是食補聖品,近年因為封溪護魚有成,鱸鰻族群穩定,所以鱸鰻不再名列保育類動物,隨即開啟了民間誘捕鱸鰻買賣宰食的風氣。隨著社群網路發展,亦有鱸鰻獵捕經驗與獵物交流的線上社團。許多魚友還是期盼永續的,大伙訂下了「抓大放小」的不成文規約,不過,對於鱸鰻這種一生只降海產卵一次的生命史來說,碩大的個體在溪流裡被捕捉,也意味著千萬條下一代小鰻就沒有出生的機會了。

鱸鰻與它們的棲地一樣,仍需細膩的保育關注。


神秘的鱸鰻,以牠美麗的神話與壯觀的身影,為我們守護著自然的神祕,我們卻放鬆了保育的力度,同時又規劃更多可能破壞鱸鰻棲地的水域相關建設,阻擋牠上溯成長與降海生殖的生命旅程。
鱸鰻的前景其實堪憂,美麗島上僅存不多的自然水域淨土也是。保育的觀念與實踐,需要更深更細。
  
BIGMAMA沒有再從海溝裡回來,但一年多以後,島嶼的溪流裡又出現了許多小鱸鰻。也許,關於她的傳說,仍會在山裡很久很久。


文 / 圖:李政霖


【延伸閱讀】

河口域(半鹹淡水地帶)是鰻魚生活史中兩次重要時段之中繼場所,此刻鰻魚比較脆弱,需要良好棲地,因此我認為河口域復育更應受到重視,對瀕危物種日本鰻之存續,應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韓玉山:日本鰻白鰻苗產大崩潰,產業喪鐘不遠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溪流秘境的「韌」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