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橋上看風景—在水濱搖曳生姿

圖片
天冷不下水,繼續帶大家從橋上看風景~ 今天的視線落在水濱樹林,看它們在和煦冬陽到轉春之際的別有姿色。
本次登場的主角是北台灣最常見的水柳和九芎,不只有顏值,也很有擔當喔!

【溪遊東北角】遠望坑溪––照亮生命的流路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有時候,溪是鏡子,有時候,溪又像電影。 有時候,溪是鏡子,有時候,溪又像電影。 沿台二丙,從新社橋邊轉進草嶺古道入口,隨即來到雙溪支流,遠望坑溪的雲影天光。這裡適合望遠,北邊的田寮洋濕地,秋日芒花遍野,候鳥雲集。但若不遠眺,回頭看溪,用望遠鏡,就能窺見水底每隻魚的情態動作,那是溪流的生命劇場。 獨立溪流的重頭戲,就是旅行。水少時,善泳的肉食魚類聚在深潭中,只要往淺水處望去,就會看到許多貼著溪底,偶爾才游動的魚——安靜等待的,往往才是旅者——這些底棲小魚主要是鰕虎類,他們的生命從被流放開始。鰕虎的幼魚一出生就隨溪水漂流到海,接著,就是返鄉的一生。

例如遠望坑溪隨處可見的,食藻的日本禿頭鯊(又叫瓢鰭鰕虎),看起來安份守己,圓圓的嘴吸在石上啜吮,像吸塵器,啃過的石頭憑添流水痕跡。但在水豐時,波紋下望不見禿頭鯊,請看看那些,把溪流隔成階梯瀑布的壩——那裡忽然會出現成群結隊的禿頭鯊,竟用腹鰭的吸盤附在水泥壁面,沿著急流邊緣,點滴竄上垂直的牆面。集體上溯繁殖的勇者,大多都是鰕虎,有時也有年幼的毛蟹,倒轉著身體,逆水而行。 

這是旅者的生命劇場,要回到母親的地方,因而集結成壯觀的遷徙風景。來視野開闊的遠望坑溪,我們試著遙望,忽覺魚我之間也沒那樣遙遠。新社橋邊的水域,像是電影,有時候,倒又像鏡子。 觀察地點

橋上看風景—雙溪河畔遙想三貂社

圖片
天冷不下水,來從橋上看風景~今天的視野落在新北市#雙溪河下游,最引人注目的是兩側河岸的綠意,一路隨視覺往河口延伸。 【賞景位置】新北市貢寮區省道台二線《龍門橋--舊名穗龍大橋》、學苑街《新社橋》 【觀賞主題】雙溪河下游

帶你漂流到下游

圖片
甜根子染白的秋意中,從山丘束縛釋放出來的溪,在通過平原的開闊平坦後緩了速度。因為有足夠寬闊的腹地而能左右擺盪【註】,交錯的沙洲礫灘產生了堆疊的高差和坡度,也就使單調的水流有了水深及流速的變化,進而反覆在大雨洶湧時切刷出小崖深流,在晴日慢行時堆積出細沙淺灘。以為單調的平原河,因此有了細微的變化。

取水閘隔開的燦爛與哀傷—新城溪巡溪後記

圖片
『隔個鐵路,為什麼會差那麼多?』八月溪流日的夥伴問。趴在水中看魚的我們,像是從鬧市突然轉進清冷荒漠;或許取水口下游懸浮水面的藻、和試圖衝過水閘、擠在水門下的魚群,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

【大人的暑修--走過河流的身世與命運】

圖片
「這不是海水魚嗎!?」「好大隻的禿頭鯊!」「水好清澈,魚看得超清楚!!」「毛蟹的毛好軟!!」

海濱 x 溪流 x 森林 x 人家,交融在一起

圖片
「明潭吻和苦花就在海邊ㄟ!」
「這岩螺會不會是寄居蟹背上來的?」
「真的假的,鯊王ㄟ~快20公分的禿頭鯊啦~」
「草食動物的下顎骨,可能是山羌。」
「剛通過了落差那麼大的瀑瀨,這潭趴下去看還是有洄游湯鯉上來喔。」
「轉彎處的大石,之前拍到食蟹獴跳過那兒。」

週末的貢寮北勢坑溪,最下游短短200公尺,巡溪人花了一個半小時還意猶未盡,沿著水圳,穿過聚落末端的田畦,從河海交會的小沖積扇,走進有些坡度的溪流。在這海階梯田遺跡、不時還看到海漂植物落腳、潭瀨交替出現的溪谷間,令人忘卻其實就在繁忙的省道濱海公路旁。


北勢坑溪坡度雖陡,但除了一座水圳抬水堰,幾乎保持了原有流路的通暢無阻。水流有急降小瀑、也有和緩的迂迴,今天的夥伴跟所有的生物一樣,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路徑前進。

我們上溯途經一處大落差時不禁想,幸好這附近的公路高度已經爬升許多且距離較遠了,如果因臨溪而為其設置預防性防護工程,起碼會是3公尺高的壩體。因為硬頁岩夾泥質砂岩夠穩定,溪中大石錯落,在一次次大水的搬運後互相卡扣咬合已久,因而組成一道如階梯般的瀑瀨,湍急但穩定。
除卻這個大落差,一路上的小落差也是由石頭組成,撐起穩定的跌水。「石組」常常以圓拱弧的型態呈現,幾次熟悉辨識之後,就會發現一路上都可見得。而跌水下水的衝擊力,必然形成一個小潭,潭的深度和開闊也消弭了水的衝擊力;綿密汽泡所不及處,水流疲軟而放下攜帶的細砂,堆積在潭尾形成有弧度的底部。水路再次變淺而湍急,直到遇到下個高度落差,又會遇見大石塊的圓拱組合,重來一次跌水的循環規律。

這交融的自然廊道能保存,要謝謝田地在溪邊的北伯,願意尊重道路邊坡擾動後又趨於穩定的自然運作;也感謝新北市農業局及林裔綺議員,在治理溪流時跨域討論而找到兩全的作法,這完整的生態系才堪稱「新北藍帶」。
沿著農路前往北伯家,也看見大石也是天然的消波塊,緩衝了流水對道路基腳的衝擊力。享用北嬸找鄰居鬥陣料理的豐盛午餐後,山腰聽北伯講古、散步去向土地公感謝,當然,祈求這裡繼續是風水安定的樂土。

或許不知何故下到河口的明潭吻鰕虎,會和海邊上來的台灣吻鰕虎某種協商之後回去中游;或許一波波陸續抵達的日本禿頭鯊和枝牙鰕虎,會發現下面住滿了,但不要緊,繼續往上總會間歇出現牠們喜愛的陽光石礫淺流區。或許阿獴、山羌、紫嘯鶇、褐樹蛙……能一直唱著「我家前面有小河,後面有森林 ♪」
【延伸閱讀】 從河說起|水,就不愛直來直往…

大人的暑修--東北角溪流生態與河相踏查日

圖片
大人沒有暑假,但,泡進溪裡這檔事,可是盛夏不可或缺的消暑。

這夏,不只回味清涼的溪水,還要讓鰕虎湯鯉都到你眼前來。

記巡溪:河口近在300米

圖片
東北角從多雨的雪山尾稜流出許多小溪,在很短的距離自森林或里山流出海,而這樣的坡度對洄游的魚蝦蟹們是挑戰也是庇佑。在距河口很近的溪底,有著大小石塊供取食、隱蔽、築愛巢、產卵附著。

明仁爺爺的明仁枝牙鰕虎

圖片
『研究魚類是希望為國民盡份力。』今天退休的日本明仁天皇曾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