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20的文章

【溪遊東北角】遠望坑溪––照亮生命的流路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有時候,溪是鏡子,有時候,溪又像電影。 有時候,溪是鏡子,有時候,溪又像電影。 沿台二丙,從新社橋邊轉進草嶺古道入口,隨即來到雙溪支流,遠望坑溪的雲影天光。這裡適合望遠,北邊的田寮洋濕地,秋日芒花遍野,候鳥雲集。但若不遠眺,回頭看溪,用望遠鏡,就能窺見水底每隻魚的情態動作,那是溪流的生命劇場。 獨立溪流的重頭戲,就是旅行。水少時,善泳的肉食魚類聚在深潭中,只要往淺水處望去,就會看到許多貼著溪底,偶爾才游動的魚——安靜等待的,往往才是旅者——這些底棲小魚主要是鰕虎類,他們的生命從被流放開始。鰕虎的幼魚一出生就隨溪水漂流到海,接著,就是返鄉的一生。

例如遠望坑溪隨處可見的,食藻的日本禿頭鯊(又叫瓢鰭鰕虎),看起來安份守己,圓圓的嘴吸在石上啜吮,像吸塵器,啃過的石頭憑添流水痕跡。但在水豐時,波紋下望不見禿頭鯊,請看看那些,把溪流隔成階梯瀑布的壩——那裡忽然會出現成群結隊的禿頭鯊,竟用腹鰭的吸盤附在水泥壁面,沿著急流邊緣,點滴竄上垂直的牆面。集體上溯繁殖的勇者,大多都是鰕虎,有時也有年幼的毛蟹,倒轉著身體,逆水而行。 

這是旅者的生命劇場,要回到母親的地方,因而集結成壯觀的遷徙風景。來視野開闊的遠望坑溪,我們試著遙望,忽覺魚我之間也沒那樣遙遠。新社橋邊的水域,像是電影,有時候,倒又像鏡子。 觀察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