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你漂流到下游


甜根子染白的秋意中,從山丘束縛釋放出來的溪,在通過平原的開闊平坦後緩了速度。因為有足夠寬闊的腹地而能左右擺盪【註】,交錯的沙洲礫灘產生了堆疊的高差和坡度,也就使單調的水流有了水深及流速的變化,進而反覆在大雨洶湧時切刷出小崖深流,在晴日慢行時堆積出細沙淺灘。以為單調的平原河,因此有了細微的變化。

瓢鰭鰕虎的幼幼上溯隊沿著水際線前進,除了得小心枯木草叢下躲著狙擊手,四周還有不少斑駁保護體色的狠角色。
趴在旱季長草雨季又淹過的水際,平坦的溪床上水流像缸裡一樣平靜。你得慢,就會等到一小隊一小隊10來隻的瓢鰭鰕虎幼魚,亮著稚氣的大眼和半透明的身軀,結伴走走停停、張望通過。因為淺水處看似安全多了,但得小心草根間、腐木旁,還有身材也稱不上高大的獵食者,靠著斑駁體色隱身於雜亂背景,時而衝出來打劫。

水際線的草叢被淹沒的部分,提供微小生物附著的介面和碎屑營養,常可遇見雙邊魚和沼蝦出沒。

漂到切過砂洲的轉彎處得抓緊。這裡深流下水勢湍急,因而刷露出不受細砂卵石掩蓋的大塊石,河床頓時立體了起來,高低落差、還有大小孔隙,像是通衢大道旁轉進熱鬧的市集,成熟壯碩的鰕虎成魚們在石間進進出出或忙著啃食,連河口海邊的花身鯻、浪人鯵的幼魚也進來打獵。這些水花、底床的起伏和孔隙,使得從矽藻到水生昆蟲都豐富了起來,不再只有浮游碎屑;因而雖然是純淡水的環境,仍吸引了更多不同食物需求的中大型海魚,把這裡當托兒所,左晃右晃地獵食,小朋友就作老大的概念。格紋島鯻、多種笛鯛、六帶鯵,都是東北部清澈有坡度的中小型溪流下游托兒所的常客;黑鯛、鯔,在渾濁一點稍微有民生污染的中大型河川,過去也都能很伸入內陸。這些小魚長大後成為25公分到近1公尺的大魚,常是釣客喊得出名字:雞仔魚、瓜仔魚、黑格、豆仔,甚至市價不低的海魚。
河流擺盪轉彎處也會因為砂洲礫灘堆疊的高度而有較大高差,急流使下方露出大徑塊石底質,產生類似中游的高溶氧又多孔隙的棲地。吸引成熟的厚唇鯊和吻鰕虎居住。
塊石創造的棲地變化,常因食物豐富,吸引中大型海魚來此托幼,銀紋笛鯛、格紋島鯻、六帶鯵是常客。

像這隻海魚托兒所最常報到的銀紋笛鯛,老饕都說成魚肉質細緻鮮美,叫牠紅槽你可能更熟悉,大魚體型可超過1公尺,也是一支釣的最愛之一。跟著牠玩捉迷藏:溪流中的笛鯛小魚逛街找什麼?這些大塊石除了能提供躲避的環境,凹凸不平的表面和縫隙,也是牠們捕捉小型水生昆蟲或蜉蝣動物的獵場~


回到平坦無波的平流區,順河向下漂流空蕩蕩地,這裡能吃的資源不像大石區集中,因此行魚寥寥。只偶而驚起一群花嘴鴨和大白鷺,偶而巧遇遊蕩撿食浮游碎屑的豆仔魚群、或形單影隻在河床濾啄微小無脊椎動物的鑽嘴魚、群聚於草叢下的雙邊魚、還有壯觀以百計的慈鯛外來大軍集體霸路。
平坦沒有起伏的深流區,資源較平均而分散,常常漂流許久才撞見遊蕩覓食的魚。鯔科長到30公分還是會在淡水域覓食,俗稱碗米仔的鑽嘴魚也利用嘴喙在溪底找東西吃。

這些角落生物們原就隱於市區啊。省道、工業區、菜園就在這條溪旁邊,因為留有夠寬能擺盪的河幅、不取用過量的溪水、妥善處理後的污水放流,這貌似不規整的井然有序自然造就了你可能覺得微亂、但繽紛生命其實需要的多元棲地,延伸至海。
牠們要的不多,只要保留能各取所需的畸零,讓水的力量按照季節來律動,生命就有機會熠熠生輝,在你身邊、和你的餐桌上!


【註】再大再寬一點的河流,會有多股交錯的擺盪流路,從高處俯瞰像辮子一般,稱為「辮狀河道」。水的物理特性使然不會長距離走直線,迂迴擺盪的過程也在削減水的動能,如果不給他伸展搖晃的空間,河流的力量就會選擇向下方切割,太劇烈的話,會使邊坡不穩定而影響河流兩側的利用。因此觀察擺盪的幅度,保留足夠的空間,是讓河溪有充分行水空間的起碼指標,才不會招來災害又需要花錢整治。

拜訪下游的繽紛市集 http://streamstory.eeft.org.tw/downstream.html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鱸鰻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