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遊東北角】遠望坑溪(跌死馬橋)––橋上橋下的草嶺古道


「如今的草嶺古道,已成為休閒旅路,福德廟到跌死馬橋,然後雄鎮蠻煙,接著虎字碑——遊人只盼望著爬上觀景亭,遠眺芒草原或遙望龜山島,看著地圖上的路線,忘記了溪谷的名字也叫遠望,忘了最早開路的,仍是溪流。」

在草嶺的風吹來前,溪流切割的路徑崎嶇溼滑,或許在那過溪的橋頭真跌死過馬,但跌死馬橋卻是遠望坑溪最易親近水的地點之一。當你從橋邊離開走近溪邊,行路才真正成為漫遊。

此處是上游溪段,被原始森林呵護著,小石頭多半隨水流去,只有大塊的岩盤屹立不搖。在一階階岩塊邊緣,水花泛白的地方,氣泡四溢,含氧充足,若用泳鏡窺箱穿透湍急水流,可以看見那種神奇的魚——纓口台鰍,壁虎般攀附在急流下的石面。溪水不捨晝夜,通過流線型身體,扁扁的纓口台鰍卻不怎麼動,彷彿與石塊合而為一,身上斑紋卻彷彿會動,就像波盪的水紋,就像閃動的光。
上游溪段,看魚處

除了湍瀨,溪中還有一區區的潭,水深而緩,魚卻游動迅速。有光的地方,禿頭鯊活潑地刮食岩面上的藻,馬口魚和溪哥四處追逐弱小;幽暗的林蔭下,明潭吻鰕虎在水底落葉中潛行,進行隱密的狩獵。林蔭下的遠望坑溪,在光影流速之間,可劃分成無數斑斑塊塊的小棲地,像那些魚的紋飾,每個區塊都是一種生活。
貪食沼蝦/纓口台鰍
長鰭鱲/明潭吻鰕虎

如同溪流中其他一百種生活,行人背著各自回憶的行囊,不斷從溪上空走過,互相傳說著橋邊跌下過疲憊馬匹的事,但橋下的遠望坑溪,在言語之外,彷彿靜止,很少人發現,水下有整個世界,運轉不息。 

靜觀溪流,才知道動的不是水,而是太過忙碌的心。

DIY窺箱|輕鬆窺看水下世界


觀察地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鱸鰻下山

帶你漂流到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