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的points~你所不認識的鰕虎們



我們是溪流裡最重要的旅游一族,是連結世界海洋及陸地的重要資產,一生的旅程中,卻可能少受關注,在世界魚類洄游日的前夕(World Fish Migration Day,且聽我們話說自已。

關於我可能讓你很意外的points

  • 我雖然叫「日本禿頭鯊」,但其實是吃素的,吃的是石頭上的藻類,而且超膽小。所以你也可以叫我「日本瓢鰭鰕虎」。
  • 你問我們在幹嘛?這樣攀岩或後排跳殺,其實粉辛苦,也不是我們願意的。我們是台灣上百種河海洄游魚類中,數量最多的種類之一,可不是只有鮭魚才返鄉,「鰕虎返鄉」才夠台~能靠胸鰭癒合的吸盤貼著潮濕的石塊,加上口吻的咬抓,讓我能翻山越嶺深入山區溪流。旅途是一場嚴格的馬拉松,有夥伴可能累死在湍流中、也可能被等在石塊上的小白鷺吃掉,淘汰率絕對不輸的本週末登場的教育會考。而若你們又讓溪流乾掉的話,再會爬的我也沒輒。
  • 畫面中的我們,在今天早上還是半透明的身軀,也就是你們曾聽過的「紅頭魩仔」。其實在成為能游向陸地的魩仔之前,我們出生在島嶼溪流石縫裡,順溪水漂流到太平洋,大概有46個月的時間,不會自主游泳地在黑潮沿線漂浮度過,這是我們的幼年。但這段時間可不是只軟爛著,大部分的兄弟姊妹都可能進了其他大魚的肚子,再變成你們所謂「餐桌上的海洋資源」。
  • 搭著黑潮的便車,我們可能從花蓮到宜蘭定居;臺灣溪流出生的囝仔,也可能出國到Okinawa或九州四國去拓展新天地。因為我們的護照發自「黑潮共和國」,請讓我們在台灣生生不息,也是善盡台灣地處黑潮中游的世界公民責任喔~
剛入河的瓢鰭鰕虎仔稚苗,呈現半透明,因此有人稱為「紅頭魩仔」。在河口稍事休息一小段時間,就會轉變成灰褐相間的深體色)

關於我可能需要你幫忙的points

  • 暫時別為了嚐鮮購買「紅頭魩仔」吧!傳統東海岸居民的食物來源,現在若大量商業撈捕,加上我們能生長繁殖的溪流環境惡化,擅長「魚海戰術」存活至今的我們已經急遽減少。再少就可能會崩盤,連帶影響人們所謂的溪流及海洋資源。請等等我們族群恢復,再享用也不遲。
  • 駕沙灘車及四驅車別碾壓溪床及沙灘河口,那是我們洄家路隊的路線,你的耍帥如果建構在生存環境的破壞上,其實一點也不帥。
延伸閱讀: 非鯊非虎像和尚?窺見日本禿頭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疏濬採砂後的妳,還可以恢復健康美貌嗎?

鱸鰻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