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辮狀河保健:打通鬱結、舒展能量與生機

台灣常見的沖積河谷,總有不只一道、像麻花辮一樣的寬淺流路交織。這些「辮狀河川」的流路斜切過土砂堆積的砂洲,形成我們不易察覺的高低落差,因而有時左路較緩,有時右路較緩,而這些變化中,對土砂產生了不同的搬運力道,並形成有變化的底質棲地。

在這些辮流交織的過程,水生動物們就像在互相連通的交通網及食物網中,能依據自己的需求,移動到有合適流速、以及因此有適合其覓食或繁殖環境的棲地。



而兩股水流交會的十字路口,通常會有稍強的水勢,而露出較大的塊石,並在它下方產生一處小小的深水域。這個稍深水域常聚集了比周圍多的魚,原因就如同我們的十字路口,會有繁忙的各種交流交換,這裡也一樣:兩股水流沖下來的小昆蟲、懸浮的碎屑食物,集中並稍稍停留在這匯流處。因而有許多掠食魚種規律地在水花下穿梭,也有底棲的肉食雜食者趴在水花下的石頭上等待食物掉下來。耐心在這待久一點,也可能看到,從塊石間探出狙擊的鱸鰻或塘鱧。




這些流路分開與交會的地方,在平時是動物棲息的熱區,在洪水事件時則是水流力量得到舒緩的關鍵。辮狀河的特性就是持續變動,靠著在砂石的堆積間擺盪,來平復水勢的能量。每一場大雨帶下來的砂石及水量,都可能讓他需要再扭一扭身軀,找出一個能讓暴衝的能量重新平衡的路徑。而這個扭動平衡的過程,就需要足夠的河道寬度,才不會讓人們硬碰硬辮狀河奔放的脾氣。

這些從舒展到舒緩的過程,需要一點缺口。辮狀河的自然流路是淺平的,除了大石及岩壁(包括人工的平滑護岸)旁,平常少有超過成人大腿的深度。因此水稍大的時候,水位高一點的流路就越過砂洲、開始展寬、拓展分支辮流。這些經常被展寬鬆動的砂洲邊緣、或水越過重新塑形的橫向淺瀨,往往有比常態主流路更多能被生物利用的孔隙。尤其當主流路水勢湍急時,這些次流路可以供魚蝦蟹鑽游、撥動身軀,躲到石間孔隙裡面,或許是牠們避開洶湧急流的方式。



這些可以視為「黃金地段」或「避難巷弄」的辮流交叉點,不僅是生物生活的重要空間,也是我們能運用自然消能原理降低水勢災害的關鍵。當我們因疏濬、採砂、施作工程得暫時圍水時,別忘了要想到這些辮流日常的功能,撤場前,順手回復河流可以舒展的空間,才不會讓新的災害壓力或生態怨念,從囚梏鬱結中爆發出來。



**原本這樣的河流水路多是寬淺的,「寬深比」、「灘地溢淹頻率」等,常被用為河流的指標。水路擺盪或換個主體說是灘地形狀改變的過程,都是水勢能量削減的機制(擬人化一點:水帶著砂石跑動摩擦也會累的意思)。當有灘地被相對抬高(相對的流路被限縮在特定深槽),久了會開始長樹成林,使灘地及河道固定,能量及壓力就會對變窄固定的流路形成集中掏刷的壓力。水利規劃試驗所也曾提醒太過「灘槽兩極化」時,當危及道路等需保全設施,也會需要有削灘的能量疏導介入。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潭,因瀨而完整

疏濬採砂後的妳,還可以恢復健康美貌嗎?

鱸鰻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