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溪望守護希望—東北角獨立溪流的上河圖


巡溪,是一起支持『和禾水梯田』的保育和夥人的承諾,說好了想守護的是貫連森林、農田、村落、到海岸的水域廊道,這水資源很重要,但我們知道流淌其間的,不-只-是-溪水。

那還有什麼呢?於是我們有每月一次的『和禾巡溪日』,以及針對特殊天候或工程改變的出動記錄,開始瞭解貢寮河溪的日常,開始拼湊她的樣貌以及和我們的關係,讓這些溪不再只是一條地圖藍色的曲線。

溪望,望見什麼?

然後,巡久了,年輕時極不親水的我,才發現原來其他夥伴,回溯的是消失的記憶,在成長歲月中消失的那個秘密基地。
但,童年的記憶裡沒有圖鑑;也因為以為秘密基地和裡面的朋友們一直都在,也從未想要留下什麼或認真記錄。更多數的我們這些兩隻腳的陸地動物,不容易明白:一整片石蜑螺產下的卵,能告訴我們什麼?怎樣能不粗手粗腳,又能找到鰕虎蟄伏的角落?更多的時候,我們還想跟工程治理單位溝通,拜託他們的設計從人的角度也要從永續生態的角度,但總說不清生物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棲地?


現在,有了賞心悅目的入門圖譜溪望。一直陪著我們巡溪的政霖,和指引巡溪隊入門的周大,把屬於東北角獨立溪流的圖譜整理出來了。


中游:兵家必爭之境。

獨立溪流的流域規模不大,河口前一兩公里常還奔流於淺山間的中游河段,整體環境相當於大河川的上游環境,也是我們記憶中最易親水的地方。而巡溪的節點常設在中游,因為承上啟下鑒往知來,讓我們概略瞭解哪些洄游物種溯上來成長繁殖,純淡水魚的數量比例又有多少。

溪石,是一切風水的基石!

『岩與礫有大小圓扁,水有深淺緩急』。兵家必爭的關鍵,江山是否寬闊能廣納各物種共居的關鍵,都在這畫面中大小圓扁不一的岩與礫。

我們總先張望溪中「石上食堂」的食痕,看看是否食客眾多,最近來的是誰?也在粒徑剛好、陽光穿透剛好的「美礫莊」,觀察保育重點的枝枒鰕虎;在貢寮常見的硬頁岩砂岩盤上,穩定的跌水掏出深潭,夥伴們得想辦法浮潛和那些「江湖大物」共游。因為讀過《溪望》,所以我們會把頭埋在短瀑浪花裡「」,氣簾後面的角頭們其實看起來挺滑稽;也會翻找石塊背面的「微物」,因為牠們提供了標準的水質解讀資訊。巡溪結束時,也可以想像哪些貴客會在我們離去後的靜謐中光臨「瀨café」。

為「旅行小禿」加油

你的旅行青蛙還在嗎?或許牠可正在《溪望》裡旅行。旅行的不只是青蛙,還有小禿和小川蟹子。

在中游的主要畫面中,找尋日本禿頭鯊的身影,點選游標,就會出現小禿的旅遊日記。小禿的身影會一路移動領你前行,出現在溪旅的不同角落。但說真的,從下游到上游,這一路凶險該歸為「保護級」。
前陣子台灣歷經了嚴重乾旱,但那原是小禿上溯成長的季節。河口或溪水乾涸的斷流下方,可能聚集了成千上十萬的小禿魚苗,在六月初的雨勢終於搶通牠們的返家路後,被目睹集體上溯的消息在島嶼東側陸續傳出。然而不尋常的長時間等待可能讓牠們已經被還似的掠食者吞食大半;已經進到河川的小禿,更擠在越縮越小幾乎乾涸的水潭裡煮熟。折損大半的牠們,在這波回家路上,其實很怕再碰到鷺鷥們就站在攀爬的壩上一隻隻啄去享用,也希望享用牠們有千百年歷史的東部河口漁夫,能共體時艱手下留情,讓元氣大傷的族群有恢復的機會。
當然,關鍵更在我們的河溪整治,能否兼顧牠們的無障礙空間和掩蔽?因為單一路線的攀爬暴露在更多風險下,而且還有更多魚蝦朋友,沒有小禿這般攀爬的能力啊! 

《溪望》守護希望

這系列要感謝李政霖與周銘泰,及「和禾巡溪日」的夥伴們一起踏查記錄。謝謝肯夢和林務局,讓我們可以產出分享,來邀您一起關心。謝謝「和禾生產班」農人和諸多關心環境的先進守護流域,謝謝願意跨領域切磋調整的公務員,讓職責所影響的工程,能顧及更周全的更長久的永續環境。週末假期,帶著溪望去守護你的童年小溪,或尋找對土地健康的希望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與溪神同行(下):無怨無悔的母親—西部大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