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溪遊東北角】北勢坑溪––水火共構的幽谷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 台二線濱海公路,和美一號橋站牌附近,我們有兩種選擇。 /

【溪遊東北角】石梯坑溪––流動的祕密花園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這是條迎風的溪,沒有東北季風的時候,也有地形風與海風。石梯之名或許因為溪谷中層疊的瀑布,或者出海口階梯般的礁岸。

【溪遊東北角】大溪川––流動的邊境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我們有許多來宜蘭大溪的理由,
例如漁港的海鮮、石花凍、蜜月灣衝浪、桃源谷大溪線步道
……或者,探訪大溪本身。

【溪遊東北角】榕樹溪––卯澳的少女心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來到卯澳,讓我們選擇最西側的一條溪。 Google地圖上甚至誤植了名字,坑內溪在隔壁,這條溪以榕樹為名。榕樹溪旁的榕樹有近十種,從海邊的百年砌石屋上溯,枝葉逐漸形成蔭棚,打石的痕跡一一轉為溪床的岩層節理。

【溪遊東北角】石碇溪––澳底泛黃日記本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沿石碇溪,或許從雞母嶺的福安廟,要不從更上游的楊廷理古道開始,往海的方向走下去,你會直接聽見歷史從腳下傳來聲響。」

春江水暖誰先知?

圖片
水際線的植叢是旺盛生產力的起點
回暖入春了!引頸盼這春天的不只是肺炎病毒壓力下的人們,還有年年迎春後展開新週期的動物們
春江水暖……我先知!(妙麗式舉手)因為趴在水裡調查被一對翠鳥攻擊QQ

【溪遊東北角】遠望坑溪(跌死馬橋)––橋上橋下的草嶺古道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如今的草嶺古道,已成為休閒旅路,福德廟到跌死馬橋,然後雄鎮蠻煙,接著虎字碑——遊人只盼望著爬上觀景亭,遠眺芒草原或遙望龜山島,看著地圖上的路線,忘記了溪谷的名字也叫遠望,忘了最早開路的,仍是溪流。」

在草嶺的風吹來前,溪流切割的路徑崎嶇溼滑,或許在那過溪的橋頭真跌死過馬,但跌死馬橋卻是遠望坑溪最易親近水的地點之一。當你從橋邊離開走近溪邊,行路才真正成為漫遊。
此處是上游溪段,被原始森林呵護著,小石頭多半隨水流去,只有大塊的岩盤屹立不搖。在一階階岩塊邊緣,水花泛白的地方,氣泡四溢,含氧充足,若用泳鏡窺箱穿透湍急水流,可以看見那種神奇的魚——纓口台鰍,壁虎般攀附在急流下的石面。溪水不捨晝夜,通過流線型身體,扁扁的纓口台鰍卻不怎麼動,彷彿與石塊合而為一,身上斑紋卻彷彿會動,就像波盪的水紋,就像閃動的光。
上游溪段,看魚處
除了湍瀨,溪中還有一區區的潭,水深而緩,魚卻游動迅速。有光的地方,禿頭鯊活潑地刮食岩面上的藻,馬口魚和溪哥四處追逐弱小;幽暗的林蔭下,明潭吻鰕虎在水底落葉中潛行,進行隱密的狩獵。林蔭下的遠望坑溪,在光影流速之間,可劃分成無數斑斑塊塊的小棲地,像那些魚的紋飾,每個區塊都是一種生活。 貪食沼蝦/纓口台鰍 長鰭鱲/明潭吻鰕虎
如同溪流中其他一百種生活,行人背著各自回憶的行囊,不斷從溪上空走過,互相傳說著橋邊跌下過疲憊馬匹的事,但橋下的遠望坑溪,在言語之外,彷彿靜止,很少人發現,水下有整個世界,運轉不息。 
靜觀溪流,才知道動的不是水,而是太過忙碌的心。
DIY窺箱|輕鬆窺看水下世界 觀察地點


〈看更多溪遊指南〉

橋上看風景—在水濱搖曳生姿

圖片
天冷不下水,繼續帶大家從橋上看風景~ 今天的視線落在水濱樹林,看它們在和煦冬陽到轉春之際的別有姿色。
本次登場的主角是北台灣最常見的水柳和九芎,不只有顏值,也很有擔當喔!

【溪遊東北角】遠望坑溪(新社橋前)––照亮生命的流路

圖片
>手機好好讀版

有時候,溪是鏡子,有時候,溪又像電影。 有時候,溪是鏡子,有時候,溪又像電影。 沿台二丙,從新社橋邊轉進草嶺古道入口,隨即來到雙溪支流,遠望坑溪的雲影天光。這裡適合望遠,北邊的田寮洋濕地,秋日芒花遍野,候鳥雲集。但若不遠眺,回頭看溪,用望遠鏡,就能窺見水底每隻魚的情態動作,那是溪流的生命劇場。 獨立溪流的重頭戲,就是旅行。水少時,善泳的肉食魚類聚在深潭中,只要往淺水處望去,就會看到許多貼著溪底,偶爾才游動的魚——安靜等待的,往往才是旅者——這些底棲小魚主要是鰕虎類,他們的生命從被流放開始。鰕虎的幼魚一出生就隨溪水漂流到海,接著,就是返鄉的一生。

例如遠望坑溪隨處可見的,食藻的日本禿頭鯊(又叫瓢鰭鰕虎),看起來安份守己,圓圓的嘴吸在石上啜吮,像吸塵器,啃過的石頭憑添流水痕跡。但在水豐時,波紋下望不見禿頭鯊,請看看那些,把溪流隔成階梯瀑布的壩——那裡忽然會出現成群結隊的禿頭鯊,竟用腹鰭的吸盤附在水泥壁面,沿著急流邊緣,點滴竄上垂直的牆面。集體上溯繁殖的勇者,大多都是鰕虎,有時也有年幼的毛蟹,倒轉著身體,逆水而行。 

這是旅者的生命劇場,要回到母親的地方,因而集結成壯觀的遷徙風景。來視野開闊的遠望坑溪,我們試著遙望,忽覺魚我之間也沒那樣遙遠。新社橋邊的水域,像是電影,有時候,倒又像鏡子。 觀察地點


〈看更多溪遊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