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大人的暑修--走過河流的身世與命運】

圖片
「這不是海水魚嗎!?」「好大隻的禿頭鯊!」「水好清澈,魚看得超清楚!!」「毛蟹的毛好軟!!」

海濱 x 溪流 x 森林 x 人家,交融在一起

圖片
「明潭吻和苦花就在海邊ㄟ!」
「這岩螺會不會是寄居蟹背上來的?」
「真的假的,鯊王ㄟ~快20公分的禿頭鯊啦~」
「草食動物的下顎骨,可能是山羌。」
「剛通過了落差那麼大的瀑瀨,這潭趴下去看還是有洄游湯鯉上來喔。」
「轉彎處的大石,之前拍到食蟹獴跳過那兒。」

週末的貢寮北勢坑溪,最下游短短200公尺,巡溪人花了一個半小時還意猶未盡,沿著水圳,穿過聚落末端的田畦,從河海交會的小沖積扇,走進有些坡度的溪流。在這海階梯田遺跡、不時還看到海漂植物落腳、潭瀨交替出現的溪谷間,令人忘卻其實就在繁忙的省道濱海公路旁。


北勢坑溪坡度雖陡,但除了一座水圳抬水堰,幾乎保持了原有流路的通暢無阻。水流有急降小瀑、也有和緩的迂迴,今天的夥伴跟所有的生物一樣,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路徑前進。

我們上溯途經一處大落差時不禁想,幸好這附近的公路高度已經爬升許多且距離較遠了,如果因臨溪而為其設置預防性防護工程,起碼會是3公尺高的壩體。因為硬頁岩夾泥質砂岩夠穩定,溪中大石錯落,在一次次大水的搬運後互相卡扣咬合已久,因而組成一道如階梯般的瀑瀨,湍急但穩定。
除卻這個大落差,一路上的小落差也是由石頭組成,撐起穩定的跌水。「石組」常常以圓拱弧的型態呈現,幾次熟悉辨識之後,就會發現一路上都可見得。而跌水下水的衝擊力,必然形成一個小潭,潭的深度和開闊也消弭了水的衝擊力;綿密汽泡所不及處,水流疲軟而放下攜帶的細砂,堆積在潭尾形成有弧度的底部。水路再次變淺而湍急,直到遇到下個高度落差,又會遇見大石塊的圓拱組合,重來一次跌水的循環規律。

這交融的自然廊道能保存,要謝謝田地在溪邊的北伯,願意尊重道路邊坡擾動後又趨於穩定的自然運作;也感謝新北市農業局及林裔綺議員,在治理溪流時跨域討論而找到兩全的作法,這完整的生態系才堪稱「新北藍帶」。
沿著農路前往北伯家,也看見大石也是天然的消波塊,緩衝了流水對道路基腳的衝擊力。享用北嬸找鄰居鬥陣料理的豐盛午餐後,山腰聽北伯講古、散步去向土地公感謝,當然,祈求這裡繼續是風水安定的樂土。

或許不知何故下到河口的明潭吻鰕虎,會和海邊上來的台灣吻鰕虎某種協商之後回去中游;或許一波波陸續抵達的日本禿頭鯊和枝牙鰕虎,會發現下面住滿了,但不要緊,繼續往上總會間歇出現牠們喜愛的陽光石礫淺流區。或許阿獴、山羌、紫嘯鶇、褐樹蛙……能一直唱著「我家前面有小河,後面有森林 ♪」
【延伸閱讀】 從河說起|水,就不愛直來直往…

大人的暑修--東北角溪流生態與河相踏查日

圖片
大人沒有暑假,但,泡進溪裡這檔事,可是盛夏不可或缺的消暑。

這夏,不只回味清涼的溪水,還要讓鰕虎湯鯉都到你眼前來。

記巡溪:河口近在300米

圖片
東北角從多雨的雪山尾稜流出許多小溪,在很短的距離自森林或里山流出海,而這樣的坡度對洄游的魚蝦蟹們是挑戰也是庇佑。在距河口很近的溪底,有著大小石塊供取食、隱蔽、築愛巢、產卵附著。

明仁爺爺的明仁枝牙鰕虎

圖片
『研究魚類是希望為國民盡份力。』今天退休的日本明仁天皇曾這麼說。

想不到吧!溪流野營高招

圖片
專業碎石帳篷建造,祕密大公開! 石蛾(或稱石蠶蛾,caddisfly)是山溪常見的水生昆蟲之一,你可能對牠本人沒印象,但不難見著牠用小碎石蓋成的帳棚。

水,就不愛直來直往

圖片
溪邊小憩時看一眼橋下的溪流,找找看有沒有一組石頭的排列是直的?有沒有一條超過河寬十倍的筆直水際線?
若你能找到,應該都是人工的水岸或堰壩。在大自然中,水就不愛直來直往,對外在環境有柔軟順應的個性。而年輕氣盛的台灣島,河溪尤其像群精力旺盛的青少年,在奔放澎湃中得藉由折磨消耗讓自己沈靜。 怎麼說呢?

溪望事件簿:溪流馬拉松 (下)

圖片
【回顧 溪流馬拉松(中)
【回顧 溪流馬拉松(上)

終章!最後的贏家究竟是……

溪流馬拉松 完 想進一步了解溪流生物的一生究竟會歷經多少險境嗎?到《溪望》去看看!(點圖去看)
漫畫:李政霖

溪水哪裡去?從地表消失的川流水

圖片
冬季是東北部的雨季,雖然這幾年有時候不太明顯,但去年十月以來有七八成的日子有下雨,上游測站累積超過1800mm讓宜蘭人悶荒了的雨量;到今年一月,仍下了23天350mm雨,加起來已經快逼近台灣年平均雨量了。但春節連假前夕,卻見附近幾條溪像斑馬一樣,一段有水一段沒水的,這是怎麼一回事?溪水去哪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