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9的文章

取水閘隔開的燦爛與哀傷—新城溪巡溪後記

圖片
『隔個鐵路,為什麼會差那麼多?』八月溪流日的夥伴問。趴在水中看魚的我們,像是從鬧市突然轉進清冷荒漠;或許取水口下游懸浮水面的藻、和試圖衝過水閘、擠在水門下的魚群,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