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寮和美--南勢坑溪



在和美派出所前入海,河口為與鹽寮福隆一樣的礫石及砂的堆積層,往上很快進入為硬頁岩夾泥質砂岩。發源於貢寮瑞芳雙溪三區交界的草山燦光寮山彙,同源的放射狀水系比鄰北勢坑溪、沙灣仔溪、及牡丹溪,而本溪的集水區在當中偏小,夏季水位很低。此溪在最下游約1km兩岸皆為水泥護岸,且有多段壩體;但因溪幅窄,兩側的樹蔭多能部分覆蓋至溪床上方,護岸上並有伸入的植被生長,且溪床大石保留多,因此尚有流況的變化。1km以上無人家居住,有梯田跡地及古道緣溪行,均為天然河岸。

【主要議題】
a.      下游多段壩體,其中國聖橋上方有連續兩段2m壩,影響縱向廊道通暢。
b.      下游家庭污水、兩側農地的肥料及農藥、垃圾等威脅。
c.       居民表示經常有外地人來毒蝦、抓毛蟹。捕捉壓力大,並對非目標魚獲有嚴重傷害。
d.      出海口的遊憩壓力大,尤其夏季水少又有沙灘戲水者。



【點擊直接進入地圖】/【鄰近溪況詳 東北角河溪管家誌 



20180421南勢坑溪巡溪誌


我們一直把它當小溝,站在河口濱海公路邊往上游看:兩側水泥護岸像峽谷,夏季水極淺。直到去年七月魚友發現的一則毒魚事件,苦主有台灣吻鰕虎、兔首禿頭鯊、溪鱧、鱸鰻等等,打破我們原本有限的想像。於是我們走進溪中,並聽見長輩居民感慨過去多容易抓到魚蝦…..


【巡溪日期】:20180421上午  天氣多雲
【區段】:國聖橋~距河口約1.2km之古道臨溪段
【人員】共15人:韻如(記錄)、紋翠、國芳2人、明宗2人、佩瑜2人、正鴻、德華、佳敏3人、韶均2人。水下相機2

古地名蚊子坑的這裡蚊子倒沒特別多,村口的保安廟很大,大概是全台唯一廟柱對聯出現「蚊子」兩字的廟,平日會看到老人共餐及健康操活動,雖然國小廢校了但感覺仍努力維持活力。也因為這些長輩,我們才得知這條溪以前承載的情感(見後文)。
             
  
從國聖橋下階梯抵達溪邊,淺淺水中許多身影走避。雖然護岸做得像峭壁,但溪床上超過1m的堅硬大石還很多水流在石頭前後就有了深淺快慢的變化,而溪床硬頁岩形成的岩盤間也保留了斜槽狀的流水,水質及水中生物相比意料中好很多。新手及小朋友使用著窺箱,也可以很快找到日本禿頭鯊、台灣吻鰕虎、明潭吻鰕虎、及小毛蟹;但也有不少但還好個體不大的馬口魚、石賓等,居民表示是早年被引入的魚種。我們接連在兩座橋下觀察,石蠅、扁蜉蝣、扁泥蟲、長鬚石蠶等水生昆蟲還不難發現,表示這裡的水質只是「輕養(含少量的營養鹽)」。幽蟌、珈蟌、春蜓、蜻蜓被發現在水邊草叢或在水中產卵;壁蜑螺、石蜑螺也都還能利用大塊石壁面產卵;上方樹林落果及落蟲不少,與兩岸陸域的關係感覺並沒有完全因水泥護岸切斷。



但我們其實無法沿著溪一路向上,因為中間有超過2m的垂直高壩。夥伴眼尖發現國聖橋上方的高壩有幾隻毛蟹在緩緩往上爬,大夥目送牠上了壩頂不知何故又往下走。這兩道連續壩上,沒有再見到烏尾冬、棕塘鱧、枝枒鰕虎,不確定是否已經被高壩阻隔?而那些壩上仍能見到的日本禿頭鯊、台灣吻鰕虎、過山蝦,則是不知用什麼本領能上到將近體長的30倍垂直高度,相當於我得徒手爬一片15層樓的牆壁……。尊敬、但非常不忍。

毛蟹用腳慢慢爬上了水壩,其他沒有腳的,就更難了。


沿農路到了以前通往金瓜石的南勢坑古道,最後人家的大哥說起以前和尚魚(禿頭鯊)、石貼仔(溪鱧及吻鰕虎)非常多,烏尾冬(大口湯鱧)、白尾冬(銀湯鱧)也上得來,自從工程整治了以後,一切都變很少了。問起整治的原因,有崩山或淹水嗎?我們遇到的四位居民中有三位直言:『有湍流但沒有嚴重災害,是做生意的人要來的工程。』而因為前一天下午來探路,居民誤傳我們是來評估封溪,竟接連表示『希望能封溪不讓外面的人來毒魚,等「成長」起來再決定怎麼開放。』『希望能恢復以前偶而下溪就可撈一盤斑節蝦(粗糙沼蝦為主)的快活。』村子很多人家都是從山上搬遷下來住的,年過五十假日回來探望父母的大哥說,『田荒了就沒法蓄水了,整年下來水都很大,上游很多一人高的深水潭,兩岸的水田常爬滿毛蟹….;但現在雨過後溪很快又沒水,這個高壩式的階梯也讓魚都無法上來。』
    
 這些體型不到10cm的水生物,靠著自己的腹鰭腹足,費盡力氣扭動攀爬到中上游繁殖。

跨越打石鋪成的「四板橋」,有人在溪石上享受和禾飯團,有人繼續找水昆找魚。這距出海口僅僅1km的森林溪谷如此美麗,植物專家國芳的記錄上寫著:『小聚落旁的溪床實在令人驚豔:鬱閉的林蔭除了前面看到的桑科植物,多了更高大粗壯的九丁榕、大葉楠、江某、九芎、水冬瓜,溪旁的大樹多了許多爬藤植物,包括一株爬到大樹頂、垂下串串盛開花朵的猿尾藤,溪畔則有更多的華八仙、雞屎樹等較耐陰的灌木取代了杜虹花、青苧麻。溪中大石錯落、挨著石壁形成了一處淺灣潭。石壁上的水鴨腳、大花細辛、蛇根草等雖然都不是特別稀的植物,但也足以顯示聚落邊農人呵護小溪生態的用心。』
  


回程見出海口的帳棚及露營車,這遊憩壓力不小的沙灘,旱季時溪水還會無力沖出河口隱沒於沙灘下;若通過了這段,在鹹淡水交界間還得再過民生廢水。重重難關後,魚蝦蟹在各自喜好的棲地棲身,是否也會回想先祖的傳說:『這裡陸地上人們,以水田補注,會維護岸緣,取之於河還之於河。』我們現在是否毀之卻不自知?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溪流秘境的「韌」證

鱸鰻下山